.
晚上好!游客00697
登录 注册 皮肤 语言 机型
138.战斗在敌人心脏里的南京红色特工卢志英
录入内容
.
( 英烈 卢志英)
卢志英,原名卢子江,曾用名卢涛、卢育生、周育生、周至昆,1905年11月8日出生于山东省昌邑县望仙埠村。父亲卢魁山在村里教书塾兼做郎中,卢志英7岁就随父亲读书,在严父督促下练得一手好字。1919年到昌邑县乙种蚕业学校读书,受到五四运动启蒙。次年因生活困难去东北当兵,1921年考进绥宁镇守使署军官讲习所,毕业后曾分到东北军一个连当司务长。他目睹军阀战争之残暴,民众生活之惨痛,于1924年毅然脱离旧军队,只身南下,寻求救国救民的真理。他先在郑州、洛阳结识革命同志王乐平、续范亭,经他们介绍入洛阳陆军训练处任队长,其间与南汉宸、赵惠尘朝夕相处,研读革命理论,接受马克思主义,商谈国家前途。陆军训练处改编为国民军后,他在续范亭旅里任营副、上尉参谋。此时又结识了中共党员姚继民、刘仲华等,在他们的帮助下得到了党的教育和关心。第二年初,中共北方局派姚、刘去新疆旧军中搞军运,卢志英坚决随同前往。1925年3月,经姚继民、刘仲华介绍,卢志英在新疆参加了中国共产党。卢志英入党后长期从事地下斗争,先在甘肃、陕西搞军运策反工作。曾任西北军骑兵第三师第二营营长。
为响应北伐战争,率部起义,后失败。不久,党组织选派他到国民党高级军官教导团学习。1926年5月,五原誓师后的冯玉祥部队请来了苏联军事顾问。他在那里听专家讲课,总结实践经验教训,卢志英进一步提高了军事水平。
1927年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国民军“清共”。党组织派卢志英到陕西关中一带搞军运,公开身份是蒲城县保安总队长兼承审员。此时,当地驻军侯保杰部大肆镇压共产党人,卢志英不避艰险,在驻军中策动兵暴。是年秋天,他与其他两人被捕,关押在驻军师部监牢里。后经蒲城小学教员张育民(中共党员)营救,越狱成功。不久,来到北平。
1928年春,隐蔽在陕西泾阳县官道村老家的张育民接到了卢志英从北平寄给她哥哥的信和50元钱。失去组织联系的她告别了慈母,匆匆赶往北平。这时,卢志英正以中国大学法律系旁听生的身份为掩护,奉命在北平组织平、津一带的学生运动。张育民抵达后,被党组织安排在北京大学医学院妇产专修科学习。8月,相同的信仰、高尚的情操与患难与共的经历,让卢志英和年长他9岁的张育民走到一起,他们情深意笃,至死不渝。这对革命伉俪曾收到一份珍贵礼物—————周恩来、邓颖超夫妇赠送的左下角绣着“伍、邓”二字的一对粉红色鸳鸯枕套。
出色的 地下工作者
..
智得“铁桶计划”
1933年,蒋介石在庐山牯岭召开高级军事会议,部署旨在彻底消灭中央红军的第五次“围剿”计划,打入敌人内部的我党地下工作者卢志英不久就把这个“铁桶计划”搞到了手。长征途中毛泽东正是参照“铁桶计划”巧妙摆脱了30万敌军的围追堵截。到达陕北后,毛泽东还说:“红军得以生存,卢志英同志功不可没啊!”那么卢志英是如何智得“铁桶计划”的呢?化名打入了国民党赣北区专员兼保安司令莫雄的司令部 1932年冬,卢志英化名卢宗江,由北平赴南京任中共市委书记,为争取国民党中央委员王昆仑等一批要人加入中国共产党而走漏风声,被捕入狱。因他未暴露真实身份,后经党组织营救获释。1934年,卢志英夫妇又受党组织派遣,分别化名打入了国民党赣北区专员兼保安司令莫雄的司令部。
.
莫雄(摄于1934年)

莫雄虽一介武夫,却倾向进步,同情革命,又与卢志英同为山东老乡,不久便任命卢志英为上校主任参谋,并让张育民做了“附军医所”所长。
康泽、陈诚等人的注意和猜疑
当时赣北是国民党军事“剿共”的战略要地,特务头子康泽、“剿总”副司令陈诚都住在莫雄司令部所在地临川,卢志英到来后,起先颇引起了康泽、陈诚等人的注意和猜疑。当时,赣北山里有股悍匪,首领叫于作龙,他原为国民党军连副,红军势盛时投到了陈毅麾下,一俟国民党军队主力入赣,他又率领一干人马叛逃。陈诚又拒绝“招安”于作龙,于作龙乃率喽啰打家劫舍,涂炭百姓,也袭击“剿共”国民党军的后勤兵站。因此,康泽和陈诚都急于擒拿于作龙以消除后顾之忧,只因于作龙诡计多端,不好缉拿。
智取于作龙
.
一日,国民党赣北专署贴出布告:为戡乱保安,本署以建特别侦察队,特招持枪械之乡勇,凡武装头领,均委重职,既往不咎。布告发出的第四天,于作龙的副官便来专署试探虚实,卢志英不仅设宴接待了他,还冒险随那副官进山和于作龙晤谈。狡诈的于作龙与卢志英谈了一昼夜,没有发现任何破绽,便率众随卢志英下了山。
接风宴上,卢志英一声喝令,伏兵冲入一阵乱枪,打碎了于作龙和他的“八大金刚”的脑壳。从此,卢志英成了康泽、陈诚的座上客。卢志英趁机将6名同志分别安插进敌人的特务机关和机要部门。1948年秋,将傅作义的五十四军偷袭中共中央驻地西柏坡的密电透露出去的那位国民党国防部机要参谋,就是卢志英当时安排的6名同志之一。
功不可没
毛泽东赞:“红军得以生存,卢志英同志功不可没呵!”

1933年,蒋介石在庐山牯岭接连召开了6天高级军事会议,部署旨在彻底消灭中央红军的第五次“围剿”计划。在莫雄开会归来的当天晚上,中共两名情报人员就从瑞金悄悄来到卢志英家里。其中一位高个子拿出康生的手令:“康部长让我们协助你干掉莫雄,搞到他的那套庐山会议计划。”卢志英一听,当即回绝道:“搞那套计划可以,但不可对莫雄下手,因为他是同情革命的,可以争取。”“这可是康生同志的指示。”高个子又说。“到了一线应多听一线同志的意见,这是我党秘密工作的传统。”卢志英婉转地回敬了一句。
“你少给我来这套!”想不到那高个子脾气特暴,他拍了拍腰间的短枪,“我也在一线闯过,曾是这一带的地下县委书记,你听我的好啦!”卢志英不紧不慢的吸着纸烟,冲另一位矮个同志说:“看起来,与你同来的这位同志情报工作不细呀,他怎么连我这个当年的南京地下市委书记都不知道呢,难怪没有组织性呢。”卢志英终究说服了两位情报员。是夜,莫雄正在司令部寝室里拉京胡,卢志英等三人闯了进去。
“子江(卢志英字),这么晚了,做什么呀?”莫雄停住弦,又打量着两个便衣问:“这两位是谁?”“共产党的便衣。”卢志英答。“没喝酒吧?咋说醉话?”莫雄以为卢志英在开玩笑。“啥醉话,他们真是共产党!”卢志英又郑重地重复了一句。莫雄不愧是行伍出身,他挂起琴弦,将京胡竖在墙边,这才抬头问:“子江,你领他们来的?”
“有个事没谱了。”卢志英独自坐在一张太师椅上,“来求大哥。”他瞅了一眼贴在屋门两侧的便衣同志,又对莫雄说:“大哥,他们要你从庐山捎回的那份‘铁桶计划’,我不领他们来,家里老婆孩子就没命了。”“你呀!”莫雄不满地瞪了他一眼,“为儿女情长所左右,算什么军人!”“不是因为儿女情长,”卢志英恳切地解释道,“只因我与大哥的心一样,‘身在曹营心在汉’,这才领他们来的,大哥如嫌兄弟做得不对,给你这把刀子,先结果了兄弟,你再去对付吧。”“说着,卢志英甩给莫雄一把匕首。
莫雄并未去拾那匕首,他镇静地背过手,踩过匕首踱了几步,蓦地抬头对两位目光逼人的便衣说:“你们在门外稍等片刻,我这就让卢主任抄那份计划,请放心,我莫某人不是那种歪嘴娘们。”
红军第五次反“围剿”失利后,当毛泽东看了卢志英抄写的那份“铁桶计划”后,顿时勃然大怒:“闹鬼啦!蒋介石的底细如此透彻,竟然还打了败仗,古今奇谈,古今奇谈呵!”长征途中,毛泽东正是参照“铁桶计划”,率3万疲惫之师东拐西折,巧妙摆脱了30万敌军围追堵截。到达陕北后,毛泽东曾对康生、李克农说:“红军得以生存,卢志英同志功不可没呵!”

开始长征
1936年初,志英夫妇随红二、六军团开始长征。当先头部队行至黔西南苗族、布衣族聚居区时,当地头人不准通过,志英夫妇奉命谈判“借路”。当看到头人脖子上生了恶疮,张育民便认真给他治疗,并从自己大腿上割下皮肤,移植到头人疮口上,从而深深感动了他们。头人不仅率众迎送红军过境,还送给了志英一条大红毛毯作为纪念,至今尚陈列于雨花台烈士纪念馆。
七七事变后,他接受了组建上海地下抗日军事情报网的重任。他利用会日语的有利条件,取得日军驻吴淞海军司令保岛的信任,接着在提篮桥监狱对面开设起沪丰面包厂,并附设“大中华咖啡馆”,搜集日军情报,向新四军输送药物、医疗器械和枪支弹药。
不可多得的军事家

1938年后,他(化名周志堃(kun))奉命于宁沪一带,发动地下武装,组织抗日游击队,有力地配合了陈毅、粟裕同志领导的著名的黄桥战役。战役后,组织起苏北联合抗日部队,他亲任副司令兼参谋长,上属陈毅直接领导,陈毅司令曾称赞“周志坤是个不可多得的军事家”。
1942年1月,他在盐城面见新四军政委刘少奇,接受了去敌占区建立一个独立军事情报系统的新任务,复回上海。他利用与保岛的关系,仍以沪丰面包厂厂长的身份打入8伪军警、特务机关,搜集各种情报。1945年日军投降,他奉命立即接管上海。由于他的工作,保岛率先将海军司令部全部武器和军用物资交他转运新四军。
潜伏打入国民党特务机关
解放战争期间,他在京沪杭一带领导建立了30多个地下军事情报小组,并亲自打入国民党军统、中统特务机关,担任中统上海沪东区副,将国民党的兵力部署、武器装备等各种情报源源不断地送往解放区。
不幸被捕

1947年3月,因叛徒张莲舫出卖,他不幸于上海被捕。妻子张育民,儿子卢大容亦相继入狱。蒋介石大喜过望,他一方面爪犒赏中统局上海办事处400两黄金,一方面指示中统局正副局长亲自出马,时而诸般酷刑相加,时而以高官厚禄相许,时而以爱妻娇子的生命威胁,然而,卢志英富贵不淫,威武不屈,视死如归。他对妻子说:“敌人企图用夫妻、父子之情软化我们,但他们不懂,人类还有一种更崇高的感情,那就是共产主义理想,为了这个理想,虽粉身碎骨,也义无反顾。”
就义前十几天,他托人传递给提前出狱的张育民一件大衣,领子里密缝着几页揉皱了的纸,上面写满了革命诗篇。在纸的反面,还用铅笔写了“胜利在望,死而无怨”八个大字,他已为人民的胜利做好了献身的准备。
1948年12月27日,灭绝人性的国民党反动派将志英打昏后装入麻袋,秘密地活埋于雨花台前的山坡上。
弃子

卢志英搞到“铁桶计划”后,党组织担心他再生意外,便派出4位侦察员接卢志英和夫人、孩子返回中央苏区。
可就在卢志英一家于临川南郊与接应的同志会合不久,莫雄的“除奸队”队长张大炮率一支马队追来了。这张大炮跟卢志英素来有怨,今日发觉卢志英朝“红区”奔去,便擅自带人追赶。卢志英一看追来的是张大炮,本想不予置理,但看了看4位同志和一箱机要文件,于是,他一挥手,让大家隐蔽在路边的山森里。
未料,追兵过去不远,张育民怀中的婴儿“哇哇”啼哭起来,狡猾的张大炮急令部下停止前进,然后调过马头,气势汹汹搜寻而来。在这千钧一发的当口,卢志英二话没说,一把夺过哭声不断的婴儿,沿着山沟朝远处跑去,在一道山梁上,他狠了狠心,将亲生的儿子挂在了一棵酸枣树上。婴儿的哭声,吸引了敌人掩护了战友。
当张大炮循声过去,发现只有一个小孩时,残忍地扣响了扳机……卢志英悄悄折回原处后,大家似乎明白了什么,尤其是作为母亲的张育民,当场晕倒了。而卢志英却强忍着悲痛劝大伙:“同志们别太伤心了,牺牲个孩子挽救了大伙,值得!”事后,到中央军委情报部查询敌情的彭德怀将军听说这件事后,也流下了眼泪。
返回首页】【盧】【网站提交
电脑面页】【氏】【免責聲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