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41.(人民政协网)怀念我的祖父卢广伟
2015年9月初,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大阅兵前夕,我收到了一枚由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颁发的抗战70周年纪念章。
  纪念章是给我的爷爷卢广伟将军的。就在去年9月份,他还入选了由民政部公布的第一批300位抗战英烈和英雄群体名录。我的爷爷卢广伟,辽宁凤城人。自长城抗战开始,他参加了津浦路战役、淞沪会战、武汉会战、南昌会战、长沙会战、中原战役等多次正面战场的抗战,一直到1944年在阜阳保卫战中牺牲。
.
“倭寇不灭,勿望我见!”
  2015年,河北电视台在拍摄大型纪录片《铁血丹心———卢广伟将军抗战足迹》的过程中,意外地在南京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发现了我爷爷的一封《自传》,《自传》写于1942年,那时候的他正担任国民革命军骑兵第八师少将副师长。
  从《自传》中,我知道了我家的抗战历史,从我太爷爷卢崇梅和我大爷爷卢广铎就开始了,那是一曲慷慨悲歌、更是向敌人冲锋的号角。
微信图片_20190113194104.jpg

  我爷爷卢广伟在他的《自传》中记述说:
  “父崇梅公……毕生唯致力于实业,所营煤铁矿颇有成就。惜沈变忽起,悉为倭寇擭取。先父愤而率家兄广铎集矿工数百人,号召乡民起而抗敌,艰苦奋斗,先后尝克复城镇五处,然卒以械弹未足、寡难敌众”,“民国二十二年春,先兄广铎随父率军抗日,战死于草河口”。
  很多专家说,当时日俄战争之后,临近朝鲜的丹东、凤城等地早已经被日本占领,而从那个时候开始,中国人民已经开始了反抗奴役的战斗,我的太爷爷卢崇梅和大爷爷卢广铎就是在那个时候率先起来反抗日本侵略的。
  我大爷爷卢广铎在1933年牺牲的时候,爷爷卢广伟正在参加长城抗战;我太爷爷积郁成疾在1939年去世的时候,爷爷正在参加南昌会战。
  当时,爷爷曾想将太奶奶接到关内居住,但一样刚烈的太奶奶给爷爷的信中只有八个字“倭寇不灭,勿望我见”。这一点,对我尤为震撼,每次读《自传》到此处,都潸然泪下。
  这是一个家族里,镌刻进骨子里的家国情怀。
  “不愿放弃守土以求自全”
  爷爷毕业于东北军讲武堂五期,曾担任张学良将军亲兵卫队骑兵队少校队副、队长等职,后来这支卫队改编成国民革命军独立第105师,我爷爷又分别担任过骑兵团团长、315旅上校副旅长、少将旅长。
  九一八事变时,张学良在北京,爷爷留守沈阳,事变当晚他护送张府家眷撤到北京,而我奶奶及家人则是由副官扶携随着逃难的人群从沈阳逃往北京的,一路上之艰难,难以想象。
  此后我爷爷先后参加两次庐山军官训练团、一次武汉珞珈山军官训练团。1935年8月,又入中央军事政治学校武汉分校骑兵训练班学习。抗战开始后,即随部队转战沙场,抗击日寇。
  1937年8月,他率部在河北姚官屯阻击从北平、天津沿津浦路南下的日军,激战数日,血流成河。
  1937年10月,他率部赶往上海,在淞沪会战的末期参战,并掩护友军撤退,期间身负重伤,他所在的315旅伤亡过半;316旅只剩十分之一,东北军抗战报国、一雪前耻的激情有此可见。
  1938年6月他率部参加武汉会战,作为江防部队在香口、香山阻击日军,此役中我爷爷再次负伤,并由315旅上校副旅长擢升为该旅少将旅长。
  1939年参加南昌会战,奉命在修水南岸阻击日军,有一位当年105师的老兵杨佐周在《修水抗战纪要》中回忆说,夺取五谷岭战斗中,“卢广伟原以第630团失去阵地,关系重大,引以为耻……所以他督战反攻,曾抱有不顾一切、誓死夺回的决心。今功败垂成,两团俱垮,顿足捶胸,不下战场,还是左右把他拉下来的”。
  在我爷爷的《自传》中,他这样回忆说:“民国二十八年间,余任旅长时,率军抗敌于江西修水之南岸,右翼友军为敌击破,皆已后撤,余乃率部坚守阵地,与敌搏斗,艰苦支持达廿一日,余旅官兵三千余人,最后余存者不过十之一。其间所经战斗十八次,昼夜未曾休息者四次,两昼夜未进饮食者一次,一昼夜未进饮食者三次,一昼夜仅进食一餐者盖属常事。余之所以如此者,一以未奉后撤命令,不愿放弃守土以求自全;一则亦不忍以寸土资敌,致丧我革命军人之荣誉,而贻国家民族之羞。”
  “不愿放弃守土以求自全”、“不忍以寸土资敌,致丧我革命军人之荣誉”,从这些话语中透露出一个中国军人“马革裹尸还”的精神本色。
  “约法四章”
  南昌会战后,原东北军后来被打散整编,我爷爷离开老部队先后担任第十九集团军少将参议,参与制定长沙会战计划;担任第九战区司令长官部政治部游击政训班少将副主任;1941年担任骑兵第八师少将副师长兼政治部主任。
  骑八师是以青海回族同胞为主的部队,我爷爷到任后,针对部队的军风军纪,展开一系列整顿措施。首先“约法四章”,就是“四不许”,要求官兵:一、不许殴打和欺压平民百姓;二、不许动群众的一草一木;三、不许奸淫调戏良家妇女;四、不许与土匪为伍。
  为了更好地对部队官兵加强思想教育,与当地军民搞好关系,我爷爷组织成立了抗日宣传队;在农忙时节,他带领战士帮老百姓割豆子,收高粱,并要求官兵做到:“颗粒归仓,秸草归垛”。
  重视教育的他,在师长马步康的首肯下,亲自经办了建校复校工程,号召全师官兵捐款捐物支援中心小学复建,并带头捐出银元。终于在泰山宫倒塌的废墟上,新建了九间砖瓦教室,正副两位师长为新学校出资,添置了120张新课桌;他还把自己刚从北京高中毕业来看望他的大儿子“扣留”下来,到小学做临时教员。
  后来,骑八师奉命换防到西马店驻扎,出发前,当地百姓们纷纷聚集在展沟村东五孔大石桥桥西送别骑八师。师长马步康、副师长卢广伟登上西淝河上的五孔大石桥准备带部队出发时,区长王子琦和校长王西籧将事先在桥头树立的两块石碑揭开,在《颂卢氏广伟主任功德碑》上写道:
  颂卢氏广伟主任功德碑,吾乡之有校盖有年兮功之卢公民众颂之,行之歌曰:皖山峨峨、淝水泱泱,卢公之德、山高水长
  民国(闰四月)岁次甲申三十三年秋立
  遗言“勉励部署努力杀敌”
  1944年春天,日军在太平洋战场失利,妄图在中国打通陆路交通,使侵华日军与孤立在南洋的日军联系起来。为打通平汉线,4月日军从郑州沿平汉线向南,进犯阜阳,驻守这里的国民党第九十二军军长兼阜阳警备司令廖运泽命令骑八师控制由三十里铺至颍上西南地区,阻击日军。
  我爷爷率领两个骑兵团,从驻地西马店出发,火速赶往颍上,阻击进犯阜阳的日军,激战中,进犯阜阳的200多名日本骑兵,只有20多人突围逃生,其余的全被骑八师歼灭,以无一人一骑伤亡的代价,为保卫阜阳立了头功。
  5月4日,1000多名日军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兵分两路,强攻骑八师阵地。我爷爷再次指挥两个骑兵团,打退日军十多次进攻;5月5日,日军集结2500多人,兵分多路对骑八师发起猛烈进攻。
  档案在记述我爷爷的遇难经过中这样记载:“5月5日上午八时许,先生于战地指挥司令部电话频传、指挥布置之际,突遭敌机临空投弹,伤及先生头部、脸部及腿部……适抬赴阜医治途中,卒以时值溽暑流血过多而与世长辞……盖先生性耿直,毕生誓志报国,抗战数年,均以未能死身报国为憾,及此马革裹尸似如愿以偿,故其遗容犹作笑貌。呜呼壮哉!”
  我爷爷是含笑而去的,年仅41岁。据记载,在弥留之际,他仍然“勉励部署努力杀敌”。
  抗战结束后,卢广伟和100多名抗日战士的遗体,被安葬在骑八师西马店烈士陵园;墓碑上刻有第十五集团军总司令何柱国将军亲笔书写的“青山埋忠骨,碧血化长虹”挽联。值得一提的是,在档案《殉难经过》中还有关于卢广伟的如下记述:“生前不事积蓄,身后极为萧条,仅遗一竹箧书而已”。卢广伟殉国后不久,他的夫人就毅然把大儿子卢盛焕和刚满16岁的二儿子卢盛炳送上了抗日战场。
返回首页】【盧】【网站提交
电脑面页】【氏】【免責聲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