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转载:状元李威光之母卢氏
.
李威光是梅州客家唯一的武状元,有关其生平、事迹和传说的故事都提到其母是才思敏捷,集孝、德、慈、惠于一身的客家女性。李威光之母是何方人士、有何背景、在其娘家流传的故事却鲜为人知。其实李威光之母是广东长乐(五华县)潭下江塘卢氏“永璋十世,佩琳公,号宗锭”的长女。

一、卢氏的起源、南迁与溯源
根据广东省五华县卢氏族谱记载,卢氏出自姜姓,系炎帝后裔。相传炎帝出生姜水(今陕西岐山县),遂以姜为姓。其子孙姜尚为周武王宰相,立下丰功伟绩,武王封姜尚为齐国国王,至春秋时齐文公之子讳高,高之孙讳傒任齐国大夫。受封邑于卢(今山东长清县),傒的子孙遂以卢为氏,故族谱从春秋卢傒公为开姓始祖(一世)。这与韩国前总统卢泰愚到我国寻根问祖,确认山东长清县是韩国卢姓的起源地是一致的。

至五十一世:宗泰,唐玄宗时任豫章吉州刺史,于唐开元元年,自幽州南迁,避居虔州清音里韶坊,续“范阳堂”。此为范阳南迁宗泰支派一世”,简称“宗泰一世”。

“宗泰十四世”处信(宋嘉定十二年举人)自江西虔州迁居福建宁化石壁村,这是多数客家人南迁的必经之地。“宗泰十七世”千四郎又自石壁迁梅县白渡堡田背村,其孙寿伯五郎分居梅县大坪堡。“宗泰二十四世”,珏公自大坪堡迁兴宁卢巷口与妣刘氏生一子廷遥后,又到五华转水下潭唇村与 妣云氏生六子。分居在五华各地的卢姓为:长子永珊经华城董源往新桥发展;三子永和在潭下坳头村定居发展;四子永全在潭下严洞村定居发展;五子永富由华城董源又经油田往丰顺丰良发展;六子永房迁棉阳沙田创业;次子永璋(顺良公)迁潭下江塘开基,定为“永璋一世”,因此李威光之母的父亲是五华潭下江塘卢氏“永璋十世”,可溯源为“宗泰三十四世”,开姓始祖(傒公)八十四世。

卢氏先贤为王为相,世代相传,英才迭出,耀若日月。宋太宗皇帝和吕蒙正宰相均赐诗赞卢氏,分别是:和

唐朝卢氏就有八人先后任宰相,可见李氏与卢氏的关联之久远深高。与李威光之母兄弟姊妹一辈的江塘卢氏家族中有五人是“国学生”,可见其母卢氏出自书香世家,与李氏门当户对。

二、 漫谈潭江水系
综观长乐水系,可用“琴、潭两江五华河”来概括,琴江和五华河均为过境江河,分别起源于紫金和龙川,唯独潭江起源于长乐的大田和长布,分别为两大干流,前者流经汶水、杞水,穿过微风洞进入良背,而后者流经锡坪、品輋也进入良背,一道流进榄子角潭,由于受到“成背窝”山头的阻拦,左转弯后形成滚滚的潭江,直奔“金杯寨”,这一流域恰好与李威光状元“四世祖墓地”的三级浪山形平行,也是潭下墟镇的行政、经贸、文化中心之地。潭江水受官田山头的拦阻,右转向北与布坪支流一道进入文礼、莲塘角、到汶、白旱,受到打头山、坳下的阻挡,右转九菜塘绕江塘卢氏永璋开基祖屋(喝“葫芦形”),转弯进入“三官宫潭”,向北流向“石古大王潭”,这一流域的西岸正是“排上”——李威光状元之母出嫁的祖屋。潭江水再往北流经枫树坝、柏塘、车上,受鱼头岗拦阻,绕“围岗上”来了个U形转弯,进入潭下与华城交界的“五里长潭”。在“五里茶亭”边,与大玉下罗流出的最后一条支流相汇,继续向北流向华城的南方村(学赖坝),此时的潭江也称“南河”,向北流到水心坝与五华河相汇,这一流域的东岸正是李威光状元出生地黄埔村。

五华河与琴江相汇处的河口,又是一块风水宝地,琴江流经梓皋坝心后,在兴宁水口与宁江汇合流进梅江,在三河坝与大埔河和福建河汇合进入韩江。而在三河坝的三江交汇处的山上,面向三江有卢氏“宗泰十六世”天保公墓地,墓碑上刻有 “”的对联,生动地描绘了墓地的风水内涵,意味深长。万盏红灯是指天保公地坟对面江河上的船头挂着红灯,来往木船很多,照亮前程,川流不息,世代相传;与此同时,坟对面又是三江汇合处(即梅江、福建河、大埔河),河道弯曲,绕天保公坟墓而下,涛涛不绝,滚滚奔流,源远流长……,这一风水宝地世世代代护佑着梅州卢氏,包括迁离梅州的后裔。将“时空”的镜头拉远拉高易见,从潭江到三河坝,江塘卢氏的风水底蕴。

潭江与五华河交汇处正对着建于明万历四十(公元1612年)的华城狮雄山上的宝塔,有“山与塔倒影潭江”之说,宝塔映衬着正南潭江边的黄埔村。至清康熙二十五(公元1686年)黄埔李氏四世祖在潭下三级浪下葬后,一代明师江冲斗下了的断语。正是潭江水的哺育,四十九年后,幸运落在黄埔村李氏十八世、前清廪生李资始与其妻卢氏身上,公元1735年在黄埔村“邦弓岭下”祖屋,生下了李威光,公元1772年李威光中了状元,应验了江冲斗的断语。此时也正是华城建宝塔后的一百六十年,因此也有“长乐建塔百六年,黄埔出了李状元”的说法。综上所述,李卢联缘,中了状元,读此两节便可知晓李威光之母卢氏的背景。

三、李威光之母在其娘家流传的故事
1、背上的鱼鳞痣
有关李威光之母潭江洗衣,乌溜鲩缠脚、梦鲩怀孕、鲩公投胎的故事已广为传讲,在此只作一点补充:话说李威光出生时,生下来是条活蹦乱跳的鲩鱼,母亲叫婆婆(奶奶)拿来一件乌布衫包裹起来,等到他显为人身后,才向外说生了男儿。母亲发现孩子背上有一个酷似鱼鳞的胎痣和找到了一片蹦脱了的鳞,就叫婆婆洗净,用草纸包上,放在厨房的砖缝里,记在心上。李威光少年练功时,经常指着背说腰痛,李母看到胎痣,就想到是否是那片鳞的缘故。遂从厨房的砖缝里找到了那片鳞,泡在药酒中给他喝,几年后就再也没听他说腰痛了。这件事母亲与婆婆一直受口如瓶,直到李威光中了状元,风水经占天师确认后,其母才在娘家传讲。

2、外公拆大门
话说状元李威光的外公住在潭江边江塘“排上”的新屋,屋场叫“猫里下台”,坐西南向东北, 能看到潭江从南向北流,大门向着百米开外的贵湖,有一屋场叫“游鱼上水”,以迎合“顺水屋场,逆水地”的风水学原则,亦形成猫捕游鱼之势。

李威光五岁时,跟随母亲去看外公建的新屋,外公领他在大门口玩,童年就身量高大,语出惊人的李威光,发现大门太小了,遂对外公说:“外公,你的大门为何那么小呀!以后我中了状元轿子怎样进呀!”。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外公随即回答:“你真的中了状元,外公就把大门拆了,让你的轿子进来!”。三十二年后李威光真的中了状元,回到黄埔村拜见父母。后又坐着官轿,带着随从和吹鼓手,热热闹闹地来到外公家门口,下了官轿,轿子真的进不了大门,外公就叫人把木制的大门拆了。李威光走进大门,带着官轿进入新屋的上厅,拜过外公外婆后,随即叫二老穿上由他特地带来的官服,让随身带的画像师给二老各画了一张全身画像,并装裱成两米多长的条辐,挂在上厅的正面。笔者童年时就经常到祖屋上厅看挂着的(宗锭)祖公祖婆画像,还有拭金的宗锭公神座和神台。

四、李威光及其母卢氏之墓地
清乾隆五十五(公元1790年),乾隆皇帝为激励福建南澳总兵官李威光安心在台湾抗击倭寇,特颁发圣旨,诰封李威光之母卢氏为一品夫人。李威光之母去世后,母子连心,以忧归乡,于1795年在出生地黄埔村逝世,享年六十有一。李威光及其母卢氏的坟墓多次迁移,最后分别葬于华城万子村的“子背”和潭下江塘村的“两口塘”。

江塘村到万子村可走一条二十多里的近路,从排上出发,渡过潭江往石塘里山里走,爬上“伯公坳”,走一条羊肠小道,约十里路程均没有人烟,便到达“两口塘”。李母卢氏之墓在“两口塘”的半山上,其后山对面就是“鹞婆岗”,是“江塘村”与“万子村”的分界岭,有一条小溪从“三口塘”流经鹞婆岗江塘村一侧,直流到“飞鹅地”,与两口塘、狗古塘的溪水汇合,围绕“鹞婆岗”流转到另一侧就是万子村的“子背”,流经“柯树下”、“下陶”出村口流到高竹村进入五华河,是一条潭下水系中未流入潭江的小溪。

若从“三口塘”路口操近道直上“鹞婆岗”,到达山顶的另一侧是百丈悬崖,山下就是万子村的“子背”。沿着岖岖小路往下走,便可看到岗下“子背”的水田里有两座小山包,形似一只“乌龟”拖着一只“帅印”往上游爬。走到半山的“清风坳”,观看那龟更是奕奕如生,这就是当地闻名的“龟里沥”,历代都曾吸引过不少风水先生前去考察。笔者少年时就曾多次与父母往返于此条山路,实是一条原生态、安全绿色的山道,是考古、旅游和“驴友们”的好去处。

作者:卢济深(永璋十七世), 1945年生于江塘村,哈尔滨工业大学毕业,高级工程师,2005年在深圳退休、定居。[【下一页:【爪哇五祖拳之父.卢万定
返回首页】【盧】【网站提交
电脑面页】【氏】【免責聲明
.